青潭觀月情-31 青潭觀月情-31 飛狐:我覺得還是秋雲的色觀過癮……意觀都是理解以後的白話了,要是到了如意觀那就更沒意思了。 S:這個……你可以問問心月狐,讓她幫你退回色觀? 飛狐:我有點不敢問她…… S:那你就找個好說話的……問問釋佛? 釋佛:那幫娘們的事?酒肉朋友X—我管不了。 飛狐:你家的小花仙都在我的肚子上坐著玩……下午吃河間驢肉火燒——她們一個個就像關西大漢——躺在沙發上叉著腿,一手拿著火燒一手拿著一瓶飲料,一口火燒一口飲料…… S:你問問小花?結婚P? 飛狐:她們一個個凶得不得了,你是不是想讓我挨?! S:她們一個個是好的不得了……你可以問問她們? 小花仙:當然是意觀好,色空觀都是給人看的!因為學人喜歡那些東西,就像是當初《探索者》比較容易讓學人接受— 買屋—他們一看,覺得好深奧啊,把法理說得這麼透徹,真有水準!要是直接把《玄女記》拋出來,別人就不買帳了,認為是巫婆編的小說,沒有水準,天尊怎麼可能那樣呢? 飛狐:花仙又說,等這一波通靈行觀過後,S可以寫個小結。那些學人熱衷於色空觀, 節能燈具修了多少年,書看了多少遍,背了多少詩詞,還是不能入觀……可是飛狐的意觀把意一解,不少學人就能夠跨過門檻。所以,沉迷於形是沒有用的,因為你不懂意。 飛狐:她們又說,入了意觀上得快!因為觀者不明白的問題瞬間就明白了,沒有不明了,漸漸就空了 房地產,就是明明白草頭。 S:我怎麼覺得不像是小花仙呢? 杏子:接著研討記錄…… 飛狐:她說得還很不錯啊。然後我看見她在一把太師椅上坐著,在喝茶。她先捧茶過來的時候就像個小婢女似的,現在看她還很有點樣子。 S:嗯。 櫻魂:我以前是……青花的部下。 S:嗯,那是青花 借貸十二部裏的。 櫻魂:天娘軍。 S:哦,她是天娘軍的——王牌戰團。 飛狐:我看見她給的圖像,全是頭上紮著不知是頭巾還是帶子,穿著裙裝,手上的袖子是武打的勁裝的那種緊袖,威風凜凜的一群娘子軍。可能是給的當時的圖像。 S:哦哦哦,她們屬於天娘軍的。 櫻魂:花開現佛,情開現佛 借貸。 飛狐:也就是無情花不開。 S:嗯。 飛狐:然後又給了個圖像,一片翠綠的葉子,葉子上有一滴露珠。露珠在葉子上不停地滾啊滾。那個意思可能就是以前你說的那個……荷葉上的一滴水的那個意思。 S:嗯。 飛狐:她的意思就是,她也只是這一滴小露珠。也是告訴魚媽,要記住自己是滴小水珠。 S:嗯。 室內設計飛狐:她顯得很高興,同時又有一些……憂傷,就像那種鄉愁似的,就好像有訴不盡的情懷。 S:嗯。 櫻魂:也不急,等著魚媽慢慢能觀到我的時候,再跟她慢慢細說。 S:嗯。 飛狐:然後看到一棵小草,從土裏鑽出來,鑽出來後就長成了一棵一般的青草那麼高。可能是指魚媽現在就像這棵小草,已經開始發芽,長起來了。 S:嗯, 居酒屋活了。 飛狐:又看見天上飛過來一隻鷹……貓頭鷹,可能是毛鷹的天。 S:嗯。 貓頭鷹:我也趕著來連線! S:哦,呵呵……讓她先顯個人身,說說話。 飛狐:嗯,她顯了個女子相…… 2008-11-7整理-待續 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! 花蓮民宿  .
創作者介紹

18th mth

aisvew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